既想做大蛋糕,又怕失去控制权,创始人如何设计股权架构?亚马逊如何使关键词上首页

刘强东曾说过,“如果不能控制这家公司,我宁愿把它卖掉。”

这句话,一方面体现了刘强东对于京东的掌控欲,另一方面也正说明,创业者股权处理不好的话,很容易丧失对公司的控制权。前有乔布斯,后有王石,即便是这种级别的大佬,依然未能避免被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扫地出门。

但是,公司想要做大,又必须将部分股权贡献出去。因此,创业者常常会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一方面想通过分享股权来做大做强企业,一方面却又担心股权的稀释导致控制权的丧失。

而实际上,分股并不一定要分权。这方面,马云就做得很好。

前不久,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据估算,蚂蚁集团IPO估值至少2000亿美元。

阿里巴巴财报显示,马云在蚂蚁集团仅持股约2.40353%,持股并不多。但他却拥有50%的表决权,牢牢地掌控这头庞然大物。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蚂蚁集团的股权结构设计。

上周,海豚商学院邀请到小米股权律师、七八点首席股权架构师何德文老师为学员讲解动态股权设计,其中就有涉及到如何处理“分钱”与“分权”的问题。本文将根据课程内容,并结合相关案例,详述分股不分权的6种常见办法。

01

有限合伙架构

持股2.4%,马云依然牢牢掌控蚂蚁金服

有限合伙制度源于英美法系,我国是从2007年6月1日才开始有这一组织形式。

在合伙企业中,普通合伙人(GP)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LP)则对合伙企业之债务承担有限责任。在有限合伙企业中,股东不是直接持股拟设立的核心公司,而是先由股东搭建有限合伙企业作为持股平台,再由持股平台间接持有核心公司。

对于企业家而言,拥有股权中的话语权往往重要于拥有股权中的财产权。有限合伙企业恰好可以实现企业家心中理想的“钱权分离”。它赋予了合伙人设计机制极大的灵活性,无论是利益分配机制还是合伙人的权力分配机制,都可以在合伙协议中自由约定。

前文提到的蚂蚁集团就是典型的有限合伙架构。

如上图,马云出资成立云铂投资,再通过云铂投资分别成为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的普通合伙人。接着,君瀚出资6亿元占蚂蚁集团42.28%的股权;君澳出资5亿元占34.15%的股权,两个合伙企业总共占了76.43%的股权,成为蚂蚁金服绝对控股股东。

通过采用有限合伙人的组织形式,参与股权激励计划的阿里及蚂蚁集团员工以有限合伙人身份将只具有收益权,而没有代表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在蚂蚁集团投票的权利,保证了马云通过君瀚和君澳对蚂蚁金服的控制权。

02

AB股架构

1股当10股,雷军31%股份享58%投票权

通常公司的股权结构为一元制,即所有股票都是同股同权、一股一票,但在英美法系下的类别股份制度里存在二元制股权结构(又称AB股结构),即管理层试图以少量资本控制整个公司。

因此,将公司股票分别赋予高、低两种投票权,高投票权的股票每股具有N票(多为10票)的投票权,称为A类股,主要由管理层持有;低投票权的股票由一般股东持有,1股只有1票甚至没有投票权,称为B类股。作为补偿,A类股票一般流通性较差,一旦流通出售,即从A类股转为B类股。

早年在美国上市的百度、京东、阿里巴巴,以及大家熟知的小米,都是典型的AB股架构。

以小米为例,2018年小米上市时,雷军持有小米集团31.4124%股份,但是投票权达到57.9%。其中主要原因在于,每股A类股可投10票,每股B类股可投1票。

因此,雷军拥有55.7%的投票权,可决定公司普通事项;雷军与联合创始人、总裁林斌共同拥有85.7%的投票权,可决定公司重大事项。

03

一致行动人协议

出现分歧,一致对外,保障控制权

一致行动人的概念起源于英国《城市法典》,该法典将“一致行动人”界定为包括根据正式或非正式的协议或默契,积极地进行合作,通过其中任何人取得目标公司股份以获得或巩固对目标公司控制权的人。

《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将“一致行动”定义为,投资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其他投资者共同扩大其所能够支配的一个上市公司职份表决权数量的行为或者事实。

由上述定义可见,公司股东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相当于在公司股东会之外又建立了一个有法律保障的“小股东会”。每次在股东会表决或者协议约定事项进行时,有关各方可以在“小股东会”中先讨论出一个结果作为各方对外的唯一结果,然后再在股东会里表决或者决定事项是否进行。

简单来讲就是抱团一致对外。在证监会体系中,即使上市公司股东未做一致行动人约定,也可能由于存在亲属关系被自动认定为“一致行动人”。

由于“一致行动人”协议在上市公司中比较普遍,就不单举案例。

04

委托投票权

股东委托,刘强东掌控京东80%话语权

委托投票权(proxy voting)是指股东在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已经在某些问题上进行了投票或把投票权转让给出席股东大会的其他人来行使。我国《公司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股东可以委托代理人出席股东大会会议,代理人应当向公司提交股东授权委托书,并在授权范围内行使表决权。”

委托投票权与一致行动人协议看上去有些类似,但其实存在一定差别。

通俗一点,如果把一致行动人表述为,大股东与小股东意见一致时,听大股东的,大股东与小股东意见不一致时,仍听大股东的;而委托投票权则是作为委托人的股东完全放弃表决权,交由受托人行使。

因此,一致行动人需要各方均为公司股东,但委托投票权的受托方可以不是公司股东。

委托投票权在上市公司中也比较普遍。如京东,刘强东仅持有15.4%股份,为第二大股东,但他却拥有79.5%的投票权。除了前文提到的AB股结构,很多小股东将投票权授予刘强东,因此才能牢牢将京东控制在自己手里。

05

有限持股平台

多层控制链条,张勇完全掌控海底捞

有限持股平台是指公司实际控制人通过间接持股实现对该公司的控制。在这种方式中,公司控制权人控制第一层公司,第一层公司再控制第二层公司,通过多层控制链条取得对目标公司的最终控制权。

有限公司持股平台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经常采用的架构方式,比较典型的有海底捞。

配图来源:何德文老师

法人股东简阳市静远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海底捞50%股份,而在静远投资的背后,海底捞的实际控制人张勇夫妻俩持有68%的股份,实际上实现了100%控制静远投资在公司层面的投票权。

06

虚拟受限股

任正非掌舵华为,仅靠1.01%股份

虚拟受限股是指公司授予激励对象一种虚拟的股票,激励对象可以据此享受一定数量的分红权和股价升值收益,但没有所有权,没有表决权,不能转让和出售,在离开企业时自动失效。

虚拟受限股的持有与普通股持有人拥有的权利不同,其持有人没有表决权,干股的盈余分配和清偿剩余财产的位序均排在其他股票之后,只有在普通股或优先股持有人的权利履行后才享有对公司资产的拥有权。

与实际股权激励类似的是,公司授予激励对象的“虚拟”的股票,在公司实现业绩目标的情况下,激励对象可以据此享受一定数量的分红权和股价升值收益。区别在于,虚拟股票模式没有所有权和表决权,不能转让和出售,也无需工商登记。

目前国内最典型的采用虚拟受限股的企业就是华为。任正非在只有1.01%的股权之下,能够完全控制华为,就是因为员工的股票只享有分红权,而基本没有投票权。

配图来源:何德文老师

以上是处理钱权分配比较常用6种方式。每种方式都有优缺点,创始人可以根据企业自身情况、股东结构、创始团队的信任关系、股东利益分配等多方面综合考虑,采用以上一种甚至交叉使用从而达到核心创始人对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当然,目前大部分创业公司还没有走到这一步,但长远来说,随着公司壮大,股权分配是必然的一步,只有分好蛋糕才能做大蛋糕,分好了是中国合伙人,没分好可能是中国散伙人。

本文标题:既想做大蛋糕,又怕失去控制权,创始人如何设计股权架构?亚马逊如何使关键词上首页

声明: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yj598.net/ymxseo/9246.html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